京东科技寻求改变 管理层变化大

来源:未知 作者:股神 加入收藏 71

  在去年的时候,京东科技的就已经在上市的路上行走了,但是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京东科技IPO就已经展暂缓,对于这件事情的产生模式怎么回事呢?是因为人员流失严重导致的吗?京东科技寻求改变,管理层变化大,具体情矿石怎样的呢?带着疑惑我们一起看看吧。

  “从2020年10月份IPO暂缓,至2021年4月2日上交所网站披露《关于终止对京东数科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的决定》,京东科技(原京东数科)内部经历了大量人员流失。”不止一位京东科技离职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变动不仅仅发生在基层员工,公司高管调岗、离职也屡见不鲜。

  曾经在京东科技工作近两年、最终于今年3月份离职的京东科技前员工唐欣然(化名)对记者表示,曾经是公司的营收主力和“现金奶牛”的借贷导流业务(以金条、白条为主体的业务)和互联网存款业务,受制于监管规定和外部环境,一个受限、一个近乎全盘停止。

  唐欣然对记者表示:“公司内部财富团队工作人员离职了有八至九人,而整个财富团队差不多只有四十来人。当时我们整个金融科技业务部大部门员工在560人左右。有些部门离职率高峰时可能达到接近两成。”

  另一位2019年年中离开京东科技的员工陈思语(化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达了相同观点:“我认识的基本都离职了,包括研发岗和消金条线。”

  未履行的承诺

  唐欣然于2019年年中加入京东科技(彼时公司名称还是京东数科),据她介绍,入职时公司副总裁直接面试,职位是某区域销售总裁。

  而在入职京东科技前,唐欣然在一家国内排名前列的消费信贷机构同样担任区域销售总裁的职务。

  据她介绍,面试时公司副总裁曾口头承诺公司将在三年内上市。

  唐欣然说道:“当时公司开的工资是税前70万元,但大部分人都是冲着上市来的,进大厂嘛,想法都差不多。公司倒也大方,给了近3万股股票。”

  唐欣然给记者估算,如果京东科技顺利上市,发行价参考另一家大型互联网金融科技企业的发行价,至少50元左右,可能因此一次性获得近150万元左右的收入。

  据一名接近京东科技的人士介绍,2020年二季度和三季度期间,京东科技金融业务部很多同事工资打了七至八折。“基本工资没有变,绩效工资有所减少,总体算下来工资打了七八折。”

  上述员工说道:“部分员工是理解的,因为疫情业务开始收缩,业绩没有做到公司想要的数字。加上有上市预期撑着,大家干劲并没有缩减。”

  直到2020年9月11日晚,上交所披露了京东数科拟科创板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京东数科本次拟募资200亿元,发行不超过5.38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

  但是到10月份,部分员工“明显感到了不对劲”。

  上述员工说道:“因为没有什么实际性进展,包括上市辅导这些东西都没出公告。然后大概到某大型互联网金融科技企业IPO喊停之后,基本上大家都知道,IPO之路在国内已经暂时关闭了。”

  唐欣然说道:“去年11月份,京东科技员工批量离职。”

  政策受限、业务调整

  据接近京东科技的人士介绍,IPO暂缓以及今年3月末公司主动撤销IPO申请,并不是员工离职的全部因素。

  监管政策收紧的背景下,京东科技原部分业务条线大幅调整。

  2020年11月2日,银保监会、央行联合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网贷新规”)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其中最关键的一条,“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所谓联合贷,是指商业银行与具有贷款资质的机构按约定比例出资共同发放的贷款。商业银行应当对单笔贷款出资比例实行区间管理,与合作方合理分担风险。商业银行应当独立对所出资的贷款进行风险评估和授信审批。

  此前2020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民间借贷利率上限做出了调整。

  具体规定为,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

  当时有从业者对记者表示:“针对白条等产品的政策法规并不明朗,大家都在观望。”

  根据从业者表述来看,上述政策对于京东白条、金条业务产生了一定影响。2020年末,有银行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逐步压缩和金融科技平台助贷、联合贷的业务规模。

  根据彼时京东科技的招股书,2020年上半年,公司白条产品科技服务收入占总营收的17.37%;而金条产品科技服务收入占总营收的25.53%。综合来看,2020年上半年,白条和金条产品跟金融机构合作助贷或联合贷获得的收入,占该公司总营收的近43%。

  此外,2020年12月15日,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公开演讲称,“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展此类金融业务,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互联网存款产品下架的根本原因。

  2020年12月20日,京东科技相关负责人对媒体回应称,“京东金融App已停止新增上线互联网存款产品、停止新用户购买相关产品,并对存量客户和相关业务进行稳妥有序地调整。”按照京东方面的回应,是因为监管问题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

  2021年1月27日,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包括京东金融在内的多家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已经下架了所有银行存款产品。

  “去年12月,京东金融、滴滴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先后下架对新用户的互联网存款产品。就在这几天,应监管要求,老客户也无法购买互联网平台的存款产品了,产品做了下架处理。”多位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吸储的银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唐欣然对记者表示,以上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京东科技原借贷导流业务(以金条、白条为主体的业务)和互联网存款业务,受制于监管规定,一个受限、一个近乎全盘停止。

  此外,据上述接近京东科技的人士介绍,类似京东科技这种行业头部公司,有一些没有完全掌握风险的流量,公司会将这些流量导给消金公司、互联网小贷公司,做导流业务。但由于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消逝,上述导流业务也受到限制了。

  记者打开京东科技官网发现,网页上所有关于小额贷款产品都被云计算等全新内容替代,曾经的现金奶牛金条、白条已然不见了踪影。

  今年3月31日,京东科技官网公告称,即日起,原京东数科、京东智联云品牌不再适用,统一品牌为京东科技。

  同一天,京东集团发布公告称,已将京东云和人工智能(AI)业务及部分资产转让给京东科技,总价值约157亿元,以换取京东科技部分普通股股权。该交易完成后,京东集团在京东科技的持股比例增至约42%。

  管理层变化更大

  调整幅度大的不止业务条线,京东科技的管理层变化更大。

  2020年12月21日,彼时的京东数科宣布陈生强由首席执行官CEO转任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及京东集团幕僚长。同时,任命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为京东数科CEO。

  此外,据公司一位前员工介绍,在京东科技里曾经分管金融科技业务部的杨辉,在2020年末调岗;接替他的许凌,在赴任不到三个月时间内又被调回京东集团总部。

  此外,有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京东科技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菁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周铭也将于近期离职,“已经提交了离职申请”。

  虽然离职员工众多,但近期一系列迹象表明,京东科技也在寻求改变。

  4月7日早间,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公示,2021年3月22日-3月31日无条件批准经营者集中案件列表。列表显示,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新设合营企业案获无条件批准。

  针对京东科技因IPO暂停而产生的业务架构变动及公司未来业务规划,京东科技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表示“不予置评”。

  除京东科技外,今年还有一批公司终止了上市之旅。

  仅今年3月,共有12家企业终止科创板IPO。其中,既有已获问询,但尚未披露答复的禾赛科技、朝微电子等;也有已通过上市委审议的尚沃医疗;还包括上会被否的康鹏科技、汇川物联。

  今年一季度科创板及创业板出现IPO申报材料撤回潮,合计80家公司终止上市,较去年四季度环比上升86%。

  数字背后,唐欣然们的梦想暂时宣告破灭。

  保持员工的稳定性,调整业务布局,或是京东科技这样暂时终止上市的企业需要思考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