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问题屡禁不止 得物被批评

来源:未知 作者:股神 加入收藏 156

  最近市场上因为唯品会的真假问题,得物因为和唯品会的“撕逼”,也开始进入大家的视野,在股票市场上,得物受到了市场投资者的关注,到那时最近,它也被批评了,原因是什么呢?原来是炒鞋问题屡禁不止,得物被批评,详细情况是怎样的呢?带着疑惑我们一起看看吧。

  近期,众多消费者为支持国货而纷纷选择李宁、安踏等品牌球鞋,但以得物为代表的交易平台上却出现了借机炒作“天价鞋”的势头,虽然得物已将部分涉嫌炒鞋的帐号下架,但由此引发的关于“炒鞋”的争议仍在持续。

  另外,得物近日与唯品会之间的一场风波也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起因是得物先后两次鉴别唯品会所售Gucci腰带,结果皆为非正品,而对此唯品会表示:确保正品,已通过鉴定。暂且不论结果如何,但可以预见的是,这场争论得物必须坚持到底。因为事关得物鉴定权威性甚至合理性,而作为得物重要收入的服务费正是以此为根基,这也是得物在与其他平台竞争时的底气和优势所在。

  屡被诟病的鉴别服务

  成立于2015年的得物App原名“毒”App,虎扑联合创始人杨冰为法定代表人。孵化于虎扑球鞋讨论和鉴定板块的得物,通过虎扑社区多年积累下来的鉴定师和消费者资源,自称鉴别服务开创者,推出了“先鉴别,再发货”的购物模式,使其迅速成长。在2018年9月宣布GMV已经接近2亿元,2019年4月宣布月活超过14万,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份,得物的月活数量为1250.6万。

  截至2019年4月,得物APP已经获得若干知名投资机构加持,向包括红杉资本中国、普思资本、Digital Sky Technologies等在内的机构进行了3轮融资,估值达到数十亿美元。但在此之后便没有公开新的融资。

  在与唯品会的此次争论中,双方各执一词,都拿出了中国质检集团的检测证明来背书。但是在得物的APP上,虽然显示与中检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达成合作,但是有相关媒体报道称,中检并未与得物有实质性合作,仍是得物自己在做鉴定。《投资者网》为核实相关信息,数次拨打中检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电话,都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长期以来,消费者可谓苦假鞋久矣,而得物“先鉴定,后发货”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市场的需求。根据易观千帆的最新数据显示,得物APP位居服装服饰行业APP排行榜首位,可见其受关注程度。但是在黑猫投诉上,截至2021年4月9日,得物投诉量达到69797件,大部分是围绕着恶意收费,平台售假等问题,甚至有买家反映自己遇到了在得物旗下的二手平台95分购买的商品,在得物上鉴定为假的迷惑情况。

  在得物的买家须知中,显示其接入了第三方鉴别服务商即睹煜(上海)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而根据企查查显示,2020年12月7日,得物的全部股东都将股权出质给了该公司,相当于转卖平台和第三方鉴定服务商变相属于同一家公司,既承担了转卖物品的角色,又担当了物品鉴别的角色,不免让外界担心得物APP提供的鉴定服务的公正性。

  虽然在2018年,得物就牵头制定了《运动鞋鉴别通用要求和判定方法》,并且得物服务板块打出与数千位资深鉴别大神交流分享,但是根据《投资者网》的观察,在线鉴别师人数一般显示在线仅为100+鉴别师,另外,得物上宣称打造了鉴别试验室,签约了数百位业内顶尖、具备多年经验的潮流商品鉴别师,但是这些鉴别师的水平和资质如何也并未有官方的明确标准。

  屡禁不止的炒鞋问题

  得物官方客服,在对于得物的介绍中称得物是电子商务平台,并非商品出售主体,平台收货入库提供质检和鉴别。而买家仅支付商品价格和运费,那么为卖家提供的服务费用,就成为了得物的主要收入,包括技术服务费、打包费、查验费、鉴别费、转账服务费等。这就意味着商品价格越高,那么平台方的盈利就越大。

  早在2019年10月,央行上海分行发文《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就点名批评了以毒(得物)为首的10余个炒鞋平台,现如今,在得物平台上再次出现了“炒鞋”的情况,参考价1499元标价48889元、参考价1699元标价29999元的国产品牌鞋引发巨大关注,一度冲上微博热搜,在央媒发声批评后,得物紧急发布声明下架了相关产品。

  但是根据《投资者网》观察,平台上参考价1999元标价69999元的耐克鞋却未见下架,而在前段时间,由于耐克抵制新疆棉事件,各大电商平台纷纷下架耐克之际,有传闻称得物APP将下架耐克相关产品,引发网友怒赞。然而实情是得物平台却始终并未下架相关产品,对此,客服回应称尚未收到通知,得物官方也一直未就此事作出官方回应。而在这段时间内,得物APP上耐克的价格和销量增长不断,因此网友质疑得物蹭热点,口碑急转直下。

  虽然得物目前已从最初的单一球鞋品类拓展至潮鞋、服饰、箱包等多品类交易,但是在《2019全球及中国球鞋二级市场现状剖析与市场前景分析报告》中显示,得物上的30397件商品中,鞋类商品有17252件,占到一半以上。而根据数据分析师崔晓辉发布的《2020球鞋二级市场数据报告》显示,在得物APP上,来自耐克和阿迪达斯的Air Jordan、Yeezy和Air Force三款鞋子,付款人数分比别为620万+、220万+和190万+,成交额分别为95亿元+、44亿元+和20亿元+。由此可见鞋类尤其是耐克对于得物的重要性,甚至有网友认为“下架耐克”等于“下架得物”。对上述说法得物官方并没有公开表态,但其商业上过度依靠耐克和阿迪达斯等带来的风险也是非常明显的。

  在上述报告中也提到,球鞋二级市场中,耐克旗下品牌Air Jorda和耐克均有超过50%的溢价率,成为购买意愿最高的品牌,那么由此带来的资本和投机者的入局,可能使得物“黄牛”泛滥,甚至出现“杀猪局”割韭菜。

  在“国潮”兴起的当下,如何布局国潮商品,并且避免再度出现“炒鞋”等问题,对于消除因之前种种负面事件对得物造成的公信力、品牌美誉度的负面影响,也至关重要。

  对此,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执业律师王之焰对《投资者网》表示,需求和市场是等同的,有需求就有市场,法律禁止的范围是对炒鞋行为恶意哄抬价格。得物平台则对售卖的商家有监管责任,针对恶意抬高价格的商家也要予以规范,否则会面临市场监督部门的处罚。

  根据新浪时尚和得物共同发布的《2020当代年轻人消费数据报告》显示,得物APP的用户中,95后的Z世代人群占比达到85%,成为潮流消费主力。而平台口碑是年轻消费者最关注的问题,是否正品、发货速度、售后保障等成为Z世代消费者是否愿意为潮品买单的关键。而这些问题恰恰也是近期得物被吐槽最多的几个方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