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魔咒能打破吗 3400点机构去留怎样抉择

来源:未知 作者:股神 加入收藏 169

  在现在的股票市场上,个股的表现是比较的不错的,在很多时候股市指数表现相比于之前已经不算差了,在现在的市场上,又到了一一年一度的4月19日,那么现在市场上的419魔咒能打破吗?在A股市场中,3400点机构去留怎样抉择?带着疑惑,详细情况是怎样的?我们一起看看。

  华为造车、五粮液解禁、比特币暴跌、“419魔咒”……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资本圈被这些热门事件刷屏。今天又临4月19日,困扰A股十多年的魔咒能否打破?

  何谓“419魔咒”?有数据统计,自2007年开始,每年4月19日当天或者前后一天大盘几乎都在下跌,故称“419魔咒”。市场人士分析,这看似是个魔咒,实际上与年报、一季报披露时点以及财政缴税时点有关。

  不过,在多位受访公私募基金经历看来,在经历连续两个月持续调整后,3400附近的上证指数已经充分消化了估值压力和潜在利空因素影响,2021年重现419魔咒的概率并不高。

  “419魔咒”,不过是心里阴影

  对于今时今日的新股民而言,他们对4月19日可能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但对于老股民而言,历史上多次在4月19日当天或前后发生的暴跌,依然记忆犹新,如同梦魇一般。

  2010年的4月19日,星期一。上证指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低开低走暴跌4.79%,超1600亿元的成交量,也达到了当年的天量。至此,也掀开了当年二季度下跌的序幕。

  如果从2010年4月15日高点算起,当年“419魔咒”带来的蝴蝶效应直到7月初才渐渐散去,整整两个半月,上证指数从3181.66点到7月2日盘中最低点2319.74点,最大跌幅超27%。

  此后,2011年、2014年、2015年“419魔咒”依然阴魂不散,上证指数分别下跌1.91%、1.52%、1.64%,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最近几年,“419魔咒”的威力才渐渐散去。

  2020年4月17日(周五)和4月20日,在新冠疫情的发酵下,上证指数依然未受“419魔咒”影响,这两个交易日分别上涨0.66%和0.5%,困然A股投资人的多年阴影才有所消融。

  不过,在很多老股民的印象中,每年一季度仍被视为一年中最好的“春耕行情”,春节前有“红包行情”,春节后“两会行情”和“高送转行情”,而到了四月,随着年报的陆续出齐,他们也倾向于落袋为安。

  最近一段时间,记者多年跟踪的私募合伙人老王一直在空仓休息。4月初,他清仓了最后一只股票,从而结束了今年首轮操作,尽管此轮操作他产品净值仅提高了6个百分点。

  在老王看来,熊市中机会来自超跌之后反弹,如何在熊市中抢反弹,做波段,老王非常强调纪律。“一年最好的两个建仓时间,一个在春节前,一个在三季度,剩下的时间以休息为主。”

  不过,老王这一看似老道的“波段经验”,却也让他在去年贯穿全年的牛市中首尝踏空的滋味。去年四月份,老王也早早清仓观望,起初也抱之侥幸,但后来的市场却让他高呼“看不懂”。

  痛定思痛后,对财联社记者反思,随着公募基金的大举入市,现在的市场早已非当年的存量博弈,A股的韧性也越来越强,“419魔咒”只是一个心理影响,且在渐渐淡去。

  3400点机构去留取舍

  从一季度3700上方到目前的3400点,过去两个月,A股市场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基金抱团股分化、瓦解与破裂。至此3400点的节点,投资人何去何从?现在,十大券商的最新研判也来了!

  “各大指数还没有见底,周五的无量反弹,恐怕又是个没有成交量的诱多。这种无量诱多、套、放量杀的走势很普遍。”上海知名私募徐晓峰对后市依然保持谨慎。

  在A股市场,徐晓峰是少有敢于明确看空市场的少数私募之一。不过,他也不是教科书上的“死空头”,认为有些板块和个股,包括题材和概念,也是有机会的,关键得把握时效性和持续性。

  在徐晓峰看来,A股市场4000多家股票,每天都有涨的票,也有跌的票,你如果认为某个股票便宜了,你就买,你如果认为某个股票贵了,你就卖。想不个股的涨跌,他更看重整个市场的风向标。

  “各大指数,我仍然不看好,技术上,从各大指数的周K线去看,破位下行趋势没有改观。包括代表了中小盘的中证1000指数,技术上也还是处于下降趋势中。”徐晓峰称。

  “基金抱团股”,一直备受市场关注。上周白酒概念强势反弹,也让市场高呼市场已经见底了。不过,徐晓峰坚持认为,抱团股调整没有结束,整体市场的调整也没有结束。

  “短期来看,高估值资产的股价对流动性变化、尤其是利率变化是比较敏感的,因此,流动性的变化可能是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在接受财联社记者专访时,东方基金基金经理蒋茜表示。

  不过,在经历这一轮下跌之后,部分股票已达到或者接近较为合理的位置,大部分风险已经释放,股价继续大幅下跌的概率较小,从长期价值的角度来看,部分个股存在被错杀带来的布局机会。

  蒋茜也对宏观层面的流动性颇多关注。他认为,2021年是流动性的拐点,流动性的变化是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经济反弹和复苏是确定性的主线,通胀上行变化等都有可能带来流动性的边际变化。

  在后疫情时代,蒋茜认为,应该更加审视企业盈利的增速和估值的匹配程度,逐步布局处于好赛道、价格合理的优质上市公司——2021年市场波动预计会较大,在降低投资收益率预期的同时,尽量淡化短期的市场波动,立足于长期成长,积极把握市场结构性投资机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