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牛散偏爱ST股 豪赌退市股

来源:未知 作者:股神 加入收藏 182

  不管是在哪个股票市场,A股也还,港股也罢,在现在的市场上,企业的上市以及退市都是非常常见的,那么在市场上,对于那些将要退市的股票,是很少有人会去进行投的,但是股市中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其中就有偏爱退市股的,现在的市场上就有这么一个牛散,女牛散偏爱ST股,赌退市股。

  在退市常态化大背景下,居然还有人以举牌的方式豪赌退市股。

  铁定被摘牌的股票“长城退”,意外迎来“举牌客”。公司4月21日晚间披露,住所位于深圳的周朝阳女士,4月19日买入长城影视152万股,合计持股比例达5.11%。

  摘牌前夕遭超比例举牌

  此前,长城影视股票已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上市,公司股票将在退市整理期结束后被摘牌。“长城退”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的起始日为今年3月22日,退市整理期为三十个交易日,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5月6日。

  在退市倒计时的节点,股东周朝阳一笔小小的加仓,触及举牌线,将自身置于镁光灯下。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相关规定,通过证券交易所的证券交易,投资者及其一致行动人拥有权益的股份达到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时,应当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3日内编制权益变动报告书,向中国证监会、证券交易所提交书面报告,通知该上市公司,并予公告;在上述期限内,不得再行买卖该上市公司的股票,但中国证监会规定的情形除外。

  诡异的是,周朝阳在持股达到5%时并未停止交易,已涉嫌违规。“这应该是失误操作,由于举牌后6个月内不能反向交易,周朝阳想减持都不行了。”浙江私募人士称。

  从二级市场看,或是由于举牌消息刺激,长城影视今日早盘虽然交易量不大,但盘中触及涨停板。

  跌跌跌,买买买

  长城影视是浙商赵锐勇掌舵的“长城系”三驾马车之一,但另两家公司天目药业、长城动漫皆已被ST,且已改弦易辙,前景黯淡。

  2014年,长城影视作价22.9亿元借壳江苏宏宝上市,被称为“影视借壳第一股”,但后续大举扩张整合乏力,债务缠身,公司及实际控制人赵锐勇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因连续二十个交易日(2020年12月31日至2021年1月28日)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1元,长城影视触及终止上市情形。业绩方面,公司2018、2019年分别亏损4.14亿元、9.45亿元,预计2020年度亏损1.85亿元,期末净资产为-9.57亿元。

  据查,周朝阳首次亮相是在长城影视2020年三季报中,其以495.24万股持股位居公司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0.94%。截至本次举牌前,其持股数高达2530万股,表明她去年四季度至今一直在“买买买”。

  从二级市场看,长城影视股价在2020年6月底跌破2元,2020年12月30日收报1元,之后再未回到1元上方,跌势明显。据推算,周朝阳的持股成本至少在2000万元以上。

  女牛散偏爱ST股

  有意思的是,神秘的周朝阳对ST股似乎情有独钟。已退市的天夏智慧,也是周朝阳的“菜”。

  据查,她在2020年三季度新进成为天夏智慧第九大股东,持有563.95万股,持股比例为0.52%。今年2月18日,深交所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4月12日,公司股票已被深交所摘牌。此外,周朝阳还曾现身ST瑞德、*ST飞马等公司股东榜,并有成功套利的操作。

  以*ST飞马为例,周朝阳2019年三季报首次进驻公司股东榜,持有449.37万股,持股比例为0.27%,到2020年6月末,持股数增至1148.22万股,为公司第八大股东。2020年7月开始,*ST飞马股价从1元左右“起飞”,一个多月内最高涨幅近2倍,2020年三季报时周朝阳已逢高离场。从股价走势推测,周朝阳此役投资回报在1倍以上。

  资本市场显而易见的变化是,随着注册制改革的稳步推进,ST等壳公司的炒作被明显抑制,重组题材套利预期大幅降温,优势大资金越来越青睐细分领域龙头公司。

  “A股历史上对退市股的投机套利确实存在,比较著名的是徐翔等豪赌ST长油。不过,长油的国资背景及基本面与长城影视等股票不可同日而语。”私募人士表示,在退市规则日趋完善的注册制时代,押宝退市股套利,胜算难测,普通投资者不应跟风效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