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正文

韩国股市迎重要考验 散户VS做空机构有胜算吗

来源:未知 作者:股神 加入收藏 121

  近段时间,股市中的走势都是不一的,近段时间我国国内股市表现比较的一般,再看美股市场,也并不是很好,但是近段时间的韩国股市的表现就比较的不错,在多数时候都呈现上涨行情,不过据相关数据显示,韩国股市迎重要考验,那么在市场上,散户VS做空机构有胜算吗?

  涨得令人发慌的韩国股市,即将迎来最重要的考验:从下周一(5月3日)开始,韩国投资者将能够进行卖空股票操作,允许卖空韩国综合股价指数200、科斯达克指数150的成份股。

  2020年3月疫情肆虐,韩国为了应对资本市场崩盘之势,紧急出台“救市”措施,临时禁止股票卖空交易,或将延续至今年5月3日,成为了全球最长的“禁空令”。

  “禁空令”出台后,韩国股市上演“深V”反转,此后一路飙升,韩国综合指数不断刷新历史新高,最新收盘价较2020年3月的最低点累计大涨123.38%,成为全球最牛股市之一。

  当前令韩国投资者最担忧的是,一旦放开做空,处于历史高位的韩国股市能否经受住空头的考验?

  史上最长“禁空令”即将终结

  风险是涨出来的,机会是跌出来的。

  就在韩国股市即将刷新历史新高之际,多头最害怕的工具要来了。据彭博社报道,当地时间5月3日(下周一)起,韩国投资者将被允许做空该国证券市场的股票。

  意味着,韩国将结束世界上实施时间最长的“禁空令”,这也标志着全球主要交易所均解除了疫情期间采取的卖空禁令。

  5月3日起,允许被做空的股票主要是韩国综合股价指数200、科斯达克指数150的成份股,共计350只蓝筹股,大约占韩国交易所所有上市公司数量的22%、总市值的88%,而韩国其他2000多只中小盘股票仍将被禁止做空。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恢复做空机制后,韩国头部的28家券商均可向散户提供融券卖出服务,最多做空金额为3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5万元),后续这一上限或将进一步提高,零售市场做空股票市值最高可达2.4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40亿元)。

  这则禁令的解除,对当前的韩国股市无疑是一则利空。

  时间拨回到韩国出台做空禁令的2020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引发多国资本市场动荡,韩国股市也未能幸免。2月-3月期间,韩国综合指数最大跌幅超过36%,更是上演过单日暴跌超8%的史诗级崩盘。无奈之下,韩国政府紧急宣布,从3月16日开始,将临时禁止股票卖空交易,并出台了一系列的救市政策。

  随后韩国股市上演“深V”反转,此后一路飙升,韩国综合指数不断刷新历史新高,最新收盘价较2020年3月的最底点累计大涨123.38%,成为全球最牛股市之一。

  很显然,“禁空令”是韩国股市走牛的重要原因之一。麦格理投资管理公司驻首尔的首席股票投资官Jeon Kyung-Dae表示,由于没有空头,韩国股市中的高估值股票的看跌押注被延迟,使得高估值继续被高估,甚至出现了泡沫,一旦大量蓝筹股可以进行做空交易时,韩国股市将出现短期震荡。

  其实,每逢遭遇股市剧烈下挫,韩国监管层都会采取禁止卖空的维稳手段。此前面对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的欧洲财政危机,韩国金融委员会均出台了禁止做空,为期8个月和3个月。

  此前2次卖空禁令解除后,韩国股市均出现了一波明显的调整,但均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收复失地。

  做空机构摩拳擦掌,20万韩国散户“瑟瑟发抖”?

  面对2020年的疫情,韩国的做空禁令已持续长达13个月,使得韩国股市中的机构投资者无法有效对冲风险,不断减少配置韩国股市的资金比例。

  而一路走牛且没有做空机构的韩国股市,却吸引了大量散户投资者。据数据显示,2020年3月至12月期间,韩国个人投资者在股市净买入价值约38.1万亿韩元股票(约合人民币2207亿元),远超外国投资者(净买入21.5万亿韩元),机构则净卖出8.2万亿韩元。其中,很多韩国年轻人甚至不惜举债炒股,给韩国金融市场造成不少隐患。

  目前,个人投资者贡献的交易额已占到韩国股市每日成交额的3/4,而疫情期间涌入韩国股市的年轻投资者,从未经历过股市崩盘的教训,对做空股票的风险防范意识较差,一旦卖空机制回归后,一些高估值的股票大概率将成为做空对象,或将使得个人投资者蒙受巨大损失。

  KB证券量化分析师Kim Min-gyu在报告中警示,电动车电池供应商SK创新、航运公司现代商船、生物制药企业美帝托克斯等估值显著超出行业平均,成为空头目标的可能性较大。

  因此,韩国个人投资者对放开做空的抵触情绪一直非常强烈。按照韩国政府原来的计划,做空禁令应该在2021年3月15日解除,正是迫于大量个人投资者的反抗、游行而延长至5月。

  2021年2月,韩国散户投资者团体“韩国股民联盟”的近30000名投资者在市中心举行示威,试图阻止政府解除卖空禁令的计划。

  另外,超过20万韩国个人投资者者在总统府网站上签署了一份匿名请愿书,请求韩国总统将做空禁令永久化。与此同时,韩国股东联盟首席执行官Jung Eui-jung表示,卖空者是“韩国的邪恶轴心”,韩国的卖空规则更有利于专业机构投资者,而不是像他们这样的小交易者。

  面对大量个人投资者的游行、请愿,韩国政府最终将卖空禁令继续延长。

  韩国股市的机构投资者却并不担心解除做空禁令对于市场的影响,因为解除做空限制将为机构投资者及外资提供完善的风险对冲工具,或将吸引机构、外资重新回流韩国股市。

  散户VS做空机构,真的没有胜算吗?

  从大部分韩国散户的态度来看,做空机构似乎是天然的敌人。

  这或许与做空机构的盈利模式密切相关,每一笔做空的收益都来自于股价下跌,这背后必然存在被收割者,因此做空交易是最纯粹的投机性、零和交易,做空机构赚钱,必然有人亏钱,而被收割的往往是跟风追高买入的散户们。

  那么,面对做空机构,散户真的没有胜算吗?

  在韩国个人投资者强烈反对解除做空禁令的同时,美国股市正在上演一出散户抱团逼空机构的大战。

  2021年1-2月份,美国散户抱团疯狂买入被做空机构大量沽空的游戏驿站、AMC等亏损股,股价迅速暴涨,最终导致多家做空机构爆仓巨亏出局,知名做空机构香橼经此一役后,更是宣布以后再也不参与做空市场,将专注于做多机会的研究。

  在这次逼空大战中,华尔街的做空机构犯了一个致命的问题,卖空游戏驿站的股票数量竟超过流通股的140%,背后是做空机构疯狂加杠杆融券卖出,且券商给做空机构重复融券,最终被抱团的散户抓住把柄,被逼迫爆仓巨亏出局。

  由此可见,做空机构并非一定比个人投资者强,其实在某些时候机构的贪婪程度丝毫不亚于个人投资者,而且做空是一场盈利有限、亏损无限的资本游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