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正文

国内上市乳企表现如何 蒙牛双千亿目标泡汤

来源:未知 作者:股神 加入收藏 115

  在国内市场上,成为上市公司的乳企不少,在我国,中国人每天要消耗成百上千的乳制品等,那么这些乳企的表现怎样呢?刚好最近市场上这些上市公司的财报已经披露的差不多了,我们可以从年报上看出现在市场上国内上市乳企表现如何?蒙牛双千亿目标泡汤。

  伴随着2020全年财报披露截止时间的临近,12家上市乳企先后递交了各自的成绩单。

  众所周知,在这不同寻常的一年里,有不少乳企遭遇重挫,也有部分在逆势中韧性发展。

  从已发布的12份财报中可见,无论是头部、腰部乳企,还是区域龙头、上游牧场,虽有小部分下滑,但大多数仍呈正向增长。

  蒙牛营收净利双降,“双千亿”目标泡汤

  作为国内乳粉行业巨头,蒙牛在2020年毫无悬念的领跑了一众企业,但是从数据上来看,其营收同比减少3.79%至760.35亿元,净利润同比减少14.14%至35.25亿元,曾经期许“双千亿”好梦破灭。

  对于业绩的不佳表现,蒙牛将问题归咎于:

  2019年出售君乐宝及收购贝拉米;

  2020年第一季度疫情防控费用、营销费用、捐赠费用等额外成本的增加。

  据悉,蒙牛共分为四大经营分部,其中液态奶、冰淇淋、奶粉和其他业务分别于2020年实现收入677.51亿元、26.34亿元、45.73亿元、10.77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89.11%、3.46%、6.01%、1.42%。

  对比2019年,蒙牛液态奶、冰淇淋、奶粉和其他业务分别实现收入678.78亿元、25.61亿元、78.70亿元和7.21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85.89%、3.24%、9.96%和0.91%。

  从上述数据中可见,2020年,蒙牛奶粉产品分部收入出现较大萎缩,减少了32.97亿元,收入同比大幅下降41.89%。

  而蒙牛旗下的奶粉业务包括:雅士利、贝拉米,还有原来的君乐宝。

  据了解,2019年蒙牛出售君乐宝后,其二者的合并业绩仍持续到当年11月,财报显示:君乐宝为其贡献了111.24亿元的收入。而贝拉米在2020年,仅为其贡献了10.317亿元的收入。

  此外,2020年雅士利实现营收36.49亿元,同比增长6.95%,但净利润为1.01亿元,同比减少10.04%。

  财报中显示,是由于本年所得税费用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蒙牛乳业的销售及分销成本为215.41亿元,占据了总营收的28%,并且翻阅过往财报发现,2019年,该项目为215.36亿元。居高不下的销售成本,或许也是拖累蒙牛净利润的主因之一。

  在2020全年财报未发之际,蒙牛又在第十一届央视财经论坛上喊出:2021年将启动“再创一个新蒙牛”的五年发展计划。

  然而,双千亿flag还未完成,新目标是否也是“打嘴炮”?

  品牌集中度提高,头部乳企强者恒强

  作为中国乳业的后起之秀,飞鹤、澳优业绩均实现了实现了正向增长,具体来看:前者营收同比增长35.50%至185.92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89.01%至74.37亿元;后者营收同比增长18.55%至79.86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4.31%至10.04亿元。

  其中,飞鹤的主要收入来源仍是婴幼儿配方奶粉业务,实现营收176.73亿,同比增长41%,占总营收的95%,并且该业务的毛利率从2019年的72.4%增加至74.1%。

  而对于该分部业绩的提升,飞鹤在财报中给出了两个原因:

  1.星飞帆及臻稚有机产品系列收益的增长;

  2.品牌力提升。

  不过由于相比较行业内奶粉品牌普遍毛利在65%的占比来说,飞鹤的毛利拉开整整10%的差距,以及婴配粉营收占产品总营收的95%,被外界质疑其存在高溢价、盈利结构单一等问题。

  就以上问题,母婴前沿对飞鹤进行了采访。

  飞鹤方面表示:“飞鹤毛利率高于同业,主要原因是内部战略规划:持续推进降本增效。另外,公司在聚焦主业的同时,也在瞄准用户全生命周期管理,在儿童奶粉、成人奶粉、孕产妇奶粉及保健品业务等方面均有布局。”

  而澳优自有品牌奶粉业务实现销售额69.26亿元,同比增长15%。其中,羊奶粉业务仍是收入的主要贡献者,财报显示:作为旗下唯一羊奶粉品牌佳贝艾特的业绩依然稳健增长,同比增长8.8%,销售额达31.06亿元,几乎为自有品牌奶粉总收入贡献了一半的业绩。

  并据尼尔森(Nielsen)相关数据显示:2018-2020年,佳贝艾特已连续3年在进口婴幼童羊奶粉销售份额超6成。

  由此不难看出,虽然羊奶粉赛道玩家众多,但佳贝艾特仍保持高速增长,并领跑整个行业。

  海外收入下滑32%,奶粉难进前三

  拥有合生元、Swisse、素力高等多元化品牌的健合,在2020年实现总营收111.95亿元,净利润为11.37亿元。

  但是深入研究后,我们发现其存在:营收增速逐年放缓、澳新地区业绩承压、存货增高等诸多潜藏的风险。

  财报显示:2020年健合集团婴幼儿营养及护理用品(BNC)板块收入为73亿元,其中婴幼儿配方奶粉收入仅为52.44亿元,占BNC总收入的3.4%。

  虽然份额上延续了往年的维稳,但是对比2019年合生元婴幼儿奶粉销量同比12.5%的增长率来看,还是出现了大幅度下滑。

  此外,健合的婴幼儿配方羊奶粉于中国内地录得3.2亿元的营收,占其奶粉总收入的6.1%。

  但是对比合生元可贝思刚上市,第一个月就达到1.5亿元的销售额来看,2020年羊奶粉业绩下滑明显。

  财报显示,健合2020年存货为19.58亿元,同比增长26.3%,并且周转日从2019年的152日增加至158日,其中婴幼儿板块的平均周转日数整整增加了18日至136日,存在存货周转缓慢,有着一定的货品积压风险。

  而包含Swisse在内的成人营养及护理用品(ANC)业务表现不佳,营收较去年下降了3.1%至38.68亿元。对于这部分业绩的下滑,健合表示,主要是澳新地区长期封锁措施和旅游限制等因素影响,导致代购渠道收入持续下滑。

  据悉,健合去年在澳新市场的收入大幅下滑了32.0%至260百万澳元。其中,来自企业代购渠道的收入下降54.6%;来自澳新零售渠道的收入下降14.4%。

  从财报中获悉,ANC板块的毛利较去年下降了7.1%至506.3百万澳元,毛利率较去年下降了3.2个百分点至62.3%。

  据了解,影响毛利和毛利率下降的因素有很多,其中就包括成本的增加。而去年健合集团ANC板块销售及分销成本为16.63亿元,较去年上升了11.6%,占该板块总收入的43.0%;广告及营销活动开支占板块总收入的30.0%。

  罗飞表示,这主要是由澳新业务(尤其是代购渠道)收入锐减后的营运去杠杆所致。

  但健合集团中国区执行总裁朱定平还任职时曾在接受媒体说过:在ANC业务中,Swisse无疑是最大驱动马车,2020年Swisse还将进行一系列品牌重磅投资,新代言人迪丽热巴、吴尊等携手打造全新年轻群体花式养生等。

  在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羊毛出在羊身上”。

  如果把这句话放在商业世界中,可能就是品牌花大量成本投放广告,最终买单的却是消费者,那么对于健合集团的来说呢?

  区域乳企盈利能力维稳

  作为区域性代表乳企光明乳业和天润乳业,没有很大的惊喜也没有发现什么惊雷,财报显示:

  光明乳业实现营收252.2亿元,同比增长11.79%;净利润6.08亿元,同比21.91%;扣非净利润4.65亿元,同比增长48.68%。

  天润乳业实现营收17.68亿元,同比增长8.67%;净利润1.47亿元,同比增长5.62%;扣非净利润1.46亿元,同比增长2.92%。

  众所周知,在多年前光明一直处于第一梯队,但是后面逐渐与蒙牛、伊利拉开距离。2018年光明新帅濮韶华在上任后对光明乳业发展战略进行调整,提出“领鲜”战略。

  而该战略也成为了光明乳业盈利的重要支撑点,财报显示:鲜奶销售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6%,是光明增长最多的一大品类。

  一直以来,由于低温巴氏奶具有不易存储、生产壁垒较高,奶源地集中在北方平原,国内巴氏奶的市场份额被各个地方性乳企瓜分。

  因此,华东市场光明乳业占40%市场份额、西南地区则以新乳业为首、华北是蒙牛伊利两大巨头、北京市场三元第一。

  除此之外,光明乳业系列产品毛利率全面下滑。

  根据披露,液态奶、其他乳制品和牧业产品毛利率全部下滑,占比最高的液态奶毛利率为34.08%,下滑幅度最大,较上年减少了7.17个百分点。

  而天润乳业同样,低温乳制品实现营收约9.31亿元,毛利率为21.48%;常温乳制品实现营收约7.89亿元,毛利率为20.48%。

  另外,2020年,天润乳业确立奶啤为重点推广品类,成立独立运营的奶啤项目组,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借鉴推广南疆市场的成功销售经验,打造奶啤专属陈列形象卖场,并针对重点卖场持续开展推广活动,持续提高产品销量和品牌影响力。

  低温乳制品和差异化产品或许会成为天润乳业发展的重要动力。

  大部分上游牧场实现正向增长

  作为上游牧场的代表,庄园牧场、中地乳业、原生态牧业、现代牧业、中国圣牧,大部分实现正向增长,只有庄园牧场业绩下滑。

  报告期内,庄园牧场实现营收7.4亿元,同比下降9.06%;净利润1045万元,同比下降79.63%;扣非净利润321.6万,同比下降59.01%。

  其余,中地乳业实现营收19.27亿元,同比增长28.54%,净利润2.37亿元,同比增长126.73%;

  原生态牧业实现营收15.54亿元,同比增长11.84%,净利润5.78亿元,同比增长159.08%;

  现代牧业实现营收60.20亿元,同比增长9.18%,净利润7.70亿元,同比增长125.63%;

  中国圣牧实现营收26.61亿元,同比增长4.77%,净利润4.07亿元,同比增长1365.94%。

  据了解,目前上市的大型养殖奶源企业已被下游奶企瓜分,现代牧业和中国圣牧被蒙牛收入麾下,赛科星和中地乳业成为伊利股份囊中之物,原生态牧业被飞鹤乳业拿下。

  头部乳企纷纷高调布局上游牧场也透露出一个信号,就是上游牧场建设成为乳企打造良性循环机制,实现红海突围的关键。

  在此之下,庄园牧场仍下滑,值得深思。

  对于业绩的不佳表现,或许早在其历年经营活动中就已伏笔早埋。梳理庄园牧场历年财报发现,明显呈现连年下滑趋势。

  公开资料显示:庄园牧场前身庄园乳业成立于2000年,由马红富一手创立,是一家集奶牛养殖、技术研发、乳品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专业化乳制品生产企业,并且分别于2015年和2017年,登陆H股和A股,可谓是一时荣耀加身。

  但好景不长,自2017年开始,庄园牧场的业绩逐渐呈断崖式下跌。根据财报显示:2017年-2020年Q3,其净利润同比下滑分别为9.96%、7.05%、19.22%、83.69%;扣非后净利润同比下滑分别为16.79%、0.07%、84.51%、94.23%。

  为了挽回业绩,近几年来庄园牧场也做了许多努力。

  2018年庄园牧场收购的东方乳业在2019年的财报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让庄园牧场营收上涨23.69 %,但是从亏损的净利润来看,也说明东方乳业并未提升其多少盈利能力。

  2019年底,庄园牧场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300万股A股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3.8亿元,用于“金川区万头奶牛养殖循环产业园项目”及“偿还银行借款”,而这一举措也并未起到提振业绩的作用。

  业绩停滞再加上对未来前景预期并不乐观,庄园牧场高管团队变动频繁。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两年时间不到,庄园牧业就有8位董事会和高管离任。

  后续,庄园牧场还推出了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但也仍然难以阻挡内部人员流失。

  据相关公告显示:庄园牧场原定授予100名激励对象,但4名激励对象已辞职,12名激励对象因个人原因放弃认购限制性股票。

  而有业内人士猜测,可能是与苛刻的解禁条件有关。

  而2020年对于庄园乳业来说,更是屋漏偏逢连阴雨,不仅迎头撞上了疫情,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马红富又因疑似存在行贿行为被卷入舆论风口。

  根据裁判文书,2015年至2018年春节期间,为获得银行短期流动资金贷款支持,马红富先后四次以拜年为名,向农发行甘肃省分行的原总经理杨晓明进行行贿,金额合计约15万元。

  虽然事后庄园牧场表示,马红富的行贿资金来源于个人自有资金,不存在控股股东、实控人的资产及资金使用与公司混同现象,但是不难想象,该事件对庄园牧场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另外,有报道指出,庄园牧场在报告期内成立庄园研究院,据其表述为,意在致力于西北地区奶牛养殖和优质乳品领域的技术创新、产品研发和合作转化。

  财报明确,技术研发中心加大研发力度,对现有部分产品进行升级,创新研发的部分产品可为下一步产品规划做储备。

  但是根据财报显示,庄园牧场的研发人员数量锐减了57.14%,与其在研发方面的相关表述存在一定的矛盾。

  种种负面因素叠加下,导致庄园牧场2020年业绩下降。

  今年1月24日,持续多年亏损的庄园牧场易主,被甘肃省政府国资委接盘。而庄园牧场未来走向如何,仍值得关注。

  不过综上可见,黑天鹅事件之下,国内乳企的韧性初显。

相关推荐